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

飯團小姐第三話

3 則留言:

Gail 提到...

昨晚十點三十五分入睡,頭暈腦漲。

平時十點多就要入睡,超過時間就會頭暈咳嗽。但昨晚,原本有一格漫畫,小小一格,手掌大,人物佔了格子三分之二,為了剩下三分之一的地方畫街景,反覆擦拭了十幾次,畫到快瘋掉,畫到天旋地轉,咳嗽找上我,連書桌都不收趕快摔進床上,臨睡前冒了個險,大約10CC的白花油混著開水吞下肚。

因為這樣,沒有咳嗽,還是暈得很,很難過很難過,之所以反覆擦拭十幾次,一來因為自大,認為街景我根本是熟手,隨便畫畫就有味道,但怎樣畫就畫出了我不想要的--潛意識裡,中南部鄉下那種房子,祈禱自己不要做惡夢,夢見黑黑矗立的高樓只有我一人,夢見往下的樓梯,夢見被禁錮在房子裡……,彷彿要被那樣的景色吃掉,無邊無際的惡夢。

有一陣子我都畫玻璃建築,我其實懂的,都市大量採用玻璃建築,因為光可透進來,沒有空間限制,沒有禁錮,但總不能一直畫玻璃建築街道,雖然商店街是如此沒錯。也許只是人類不想被房子禁錮住,跟現代化時髦感無關,想著玻璃圓形屋頂入睡,怕做惡夢。

人活在怎樣環境,自然畫出來就不知不覺往那方面去,我一直警惕著,背景是美國,我收集了大量資料,哭著想著,十一點半趁起床上廁所的時候又動筆,街景改回過去畫過的,大玻璃窗的商店街,確認了幾分鐘覺得OK才又去睡覺,白花油發揮了效用,肚子很舒服也沒有咳嗽,只是今天有些個頭暈。

睡夢裡逼自己去想:怎樣畫出主角的家的周遭環境,在家已確立的前提下;怎樣畫出每個人心中夢想的家與周遭環境,即使是那樣巴掌大的漫畫小格子,近日卡通臺重播了魔女宅急便,裡頭的歐洲建築簡直是經典!宮崎駿應該是延續「阿爾卑斯的少女」而來。背景不是歐洲就是日本,從沒有美國,主角住家往往是海邊懸崖,好幾部作品都是,包括紅豬--住家怎樣不重要,即使只有帳棚,位置在海邊懸崖才重要,偏偏大家都以為美的是房子。

但我對於那種喜歡住在海邊懸崖的人敬而遠之,怪醫黑傑克也住海邊懸崖,孤僻。

思考宮崎駿作品既然沒有答案,於是逼自己去想樂高積木,一般人印象裡樂高世界的美好家園,可以換個思考方式用樂高積木去思考我要怎樣的房子社區,我曾用普通樂高拼出很多款飛機,聽三妹與表妹在談論說他們當父母的不會玩樂高,很不可思議。

也幸好半夜十一點半起床重畫了,怕做惡夢,上午九點多一覺睡醒吃過早餐,學乖了,把收集的那些圖片拿出來研究,把過去畫的草圖拿出來研究,研究歐洲建築的特色,不敢再自己「發明」了,從昨晚勉強可讓我入睡的最後版本的基礎上又做了修改,雖有些保守,但書店街道的味道畫出來了,幾筆線條而已,牆壁和牆角柱子,大片玻璃窗。第一部作品80頁《一塊蛋糕》,畫的是中古歐洲,讀了很多中古歐洲的歷史與圖畫書,中古街道的畫法與鎖子甲,我再熟悉不過。因此自傲,瘋狂地追求簡潔,幾筆畫出獨特風格……,所以出錯。

畫出來的風格截然不同,昨晚那些版本消失得無影無蹤,彷彿連記憶也不再存在似的,儘管原稿被擦拭到很皺了,那樣小的格子,那樣幾筆線條,過去有時會懷疑那些圖片資料有何作用,現在不敢再猜疑了。

是這樣的投入,昨晚以為自己差點沒命,自己也嚇到了,為自己的投入驚訝,為那隱約跑出來的潛意識驚訝。昨天一整天腰痛到無法站直走路,還敢熬夜,確實不要命。

還差點動用我珍藏許久的外星建築,十幾年前我畫的外星球草圖,好加在自己煞了車,找到正確的路線,否則這部作品將模糊掉它的主旨……

Gail 提到...

這是一份人生記錄,對心靈、對畫畫很有幫助,要不要寫要不要發表,今天一整天很猶豫,剛剛晚餐後還是決定寫了,哪天糊塗時或許用得著。

Gail 提到...

國中時,每晚聽這首歌入睡。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vAv9CFUP0o
Makoto Fujiwara藤原誠 - Runner